雙碳目標下多省份“碳路”先行,讓減碳更有序

2022-01-06

2021年,碳達峰、碳中和成為各地“十四五”規劃綱要的熱門關鍵詞。


光是習主席關于“雙碳”領域的十多次重要講話,就足以表明黨和國家對雙碳的決心是多么的堅定。


在最近的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主席強調: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碳達峰碳中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要堅定不移,但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要堅持穩中求進,逐步實現。


會議指出,碳達峰碳中和工作要堅持全國統籌、節約優先、雙輪驅動、內外暢通、防范風險的原則。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


會議首次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創造條件盡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








實現“雙碳”目標既關系長遠,又與當前經濟工作密不可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為我國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把握了節奏和方向。


在“雙碳”目標指引下,地方版碳達峰路線圖紛紛浮出水面。根據各地披露的“十四五”規劃,已有上海、北京、江蘇等多個省市提出爭取率先、提前實現碳達峰的要求,北京甚至已宣布完成碳達峰目標。

由于各地在經濟模式、碳排放總量、結構、行動進展和趨勢上均存在差異,國務院印發的《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下稱《行動方案》)指出,各地區要梯次有序碳達峰行動,并建議“科學合理”、“因地制宜”以及“上下聯動”?! ?/span>


“碳路”先行先試


當前我國多數城市碳排放還處于未達峰階段,條件好的地區先行先試是實現碳達峰目標與碳中和愿景的重要推手。

上海、天津、河南、福建、廣東、青海、西藏等多個省份都提出了率先、提前實現碳達峰的要求。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霍學文在“2021中國貨幣經濟論壇”上表示,目前北京已經實現了碳達峰,下一步將會逐步實現碳中和。

哪些城市更能擔當“碳路先鋒”?專家給出了答案:


一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超大城市及周邊地區,這類地區的特點是工業(特別是重工業)比重較低,主導產業通常是低排放的新興產業及現代服務業,在減排控碳方面具備較高起點,并且碳減排相關的政策、資金、人才、科技、對外合作等方面具備明顯優勢;

二是青海、西藏、新疆及大興安嶺周邊等林草生態資源豐富的地區,在碳達峰階段可以繼續擴大自身地域廣袤、生態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大、人口密度低等優勢,大力發展生態碳匯,強化“負碳”功能,不僅能夠較早實現自身碳達峰,更能夠通過區域合作幫助我國其他區域碳達峰;

三是我國“三北”等清潔能源發達地區,這類地區是我國當前乃至未來清潔能源發展的主要承載地,盡管部分地區“雙高”產業比重仍然較高,但是隨著清潔能源發展的提速,這類地區快速實現碳達峰的潛力也比較大。


因地制宜推進


對于“雙碳”目標,我國鼓勵主動作為、率先達峰,同時也要因地制宜。關于地方碳達峰行動,《行動方案》明確指出:“各地區梯次有序碳達峰行動??茖W合理確定有序達峰目標,因地制宜推進綠色低碳發展,上下聯動制定地方達峰方案,組織開展碳達峰試點建設?!?/span>

以能源大省為例,碳排放總量大的問題難解決,大量的化石能源利用帶來高額的碳排放,在碳達峰碳中和過程中面臨很大的降碳技術壓力和成本壓力,對政府管控和企業轉型而言都是不小的難題。

對傳統化石能源的經濟依賴性較強,目前傳統化石能源仍在部分能源大省的結構中占據較大比重,在實現雙碳目標過程中對化石能源的壓縮勢必會為當地經濟造成壓力。

省際間的能源合作將面臨調整,部分能源大省承擔著對周邊省份的能源供應和化工基礎原材料保障責任,在實現雙碳目標過程中,省際間的能源合作范圍和模式可能會受到影響。
因此組織開展能源領域碳達峰的相關研究、規劃、行動方案、配套政策的編制實施尤為重要。

從頂層設計“自上而下”指導并幫助行業、企業進行轉型;充分發揮省內節能降碳領域科研資源力量,并加強與國際、國內其他先進科研資源的對接合作,加快關鍵技術突破和產業化應用,以先進技術推動早日實現達峰;長遠謀劃布局,為未來碳中階段奠定基礎。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系統性、戰略性和全局性工作,涉及經濟社會發展方方面面。


地方層面應結合自身實際情況,層層組織開展編制省、市、縣以及工業園區的碳達峰行動方案,使國家頂層設計層層滲透到地方、行業、企業,加深地方政企對國家政策理解、確保雙碳方案的落實,打贏碳達峰、碳中和這場硬仗。


久久久最新国产av影片